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行业收入中位数5-10万,现在是做虚拟主播的好时机吗?

时间:2023-02-05 19:51:13 | 浏览:200

“她的离去代表着一个时代的尾声。”2021年12月4日晚,绊爱(Kizuna AI)在五周年直播中宣布,将于2022年2月26日举办最后一场个人演唱会,之后无限期停止活动。公告一出,“Vtuber圈”(以下简称V圈)一片哗然。Vtuber多

“她的离去代表着一个时代的尾声。”

2021年12月4日晚,绊爱(Kizuna AI)在五周年直播中宣布,将于2022年2月26日举办最后一场个人演唱会,之后无限期停止活动

公告一出,“Vtuber圈”(以下简称V圈)一片哗然。Vtuber多指在YouTube或其他平台活动的虚拟主播,Vtuber从业者和爱好者们组成了V圈。而绊爱则是首个真正意义上的Vtuber,开启了整个Vtuber时代。

当天绊爱官方账号在B站发布的公告视频很快登上热榜第2名,目前已有超300万次播放,大批网友感慨这五年虚拟主播行业变化太多,属于“爱酱”(粉丝对绊爱的昵称)的时代终究落幕了。

发源于日本的虚拟主播,随着二次元文化进入中国市场,在年轻群体中受到热捧。近年来本土虚拟主播大量涌现,逐渐取代了日本主播的主流地位,越来越多的内容创作者、技术厂商、IP运营商、投资人纷纷入局,相关产业链也趋向清晰。

与绊爱宣布休眠相对的是,由字节跳动与乐华娱乐联合企划的虚拟女团A-SOUL,目前属于国内顶流虚拟偶像,五位成员的B站粉丝总数超300万,最近的一周年纪念直播实时热度高达1000万。

为什么一代传奇Vtuber走不下去了?现在什么样的虚拟主播更受欢迎?个人去做虚拟主播能赚到钱吗?我们对话了几位业内人士,期待揭晓这些问题的谜底。

一、第一代Vtuber落幕,为什么绊爱“不再特殊”

对于绊爱的粉丝们来说,这是一个注定难眠的周六夜。

12月4日晚,绊爱在YouTube上如期举行了五周年直播放送,一句“Sleep”(休眠)仿佛一道晴天霹雳,搅乱了所有观众的思绪。

随后绊爱在YouTube和B站上发视频解释,停止活动后账号和所有已发布的视频将会保留,但不再更新,绊爱将更新升级自己,“成为更聪明的苏帕AI”,然后再与大家见面。

时间拨回五年前,2016年12月,来自日本的绊爱正式出道,并首次提出Vtuber的概念——“利用动态捕捉程序达成虚拟形象与真人结合的角色”或“由电脑图形所绘制的插画风格的人物YouTuber”。

一般来说,Vtuber由虚拟形象,即“皮”,以及负责演绎角色的“中之人”组成。通过AI图像、动作表情捕捉等技术,中之人的一言一行都能与虚拟形象同步,为皮赋予灵魂。

中之人穿戴设备录制,图源“印客美学”

绊爱拥有俏丽的外形和元气的少女音,设定为人工智能,但实际呈现的却是“人工智障”,这样新颖有趣的人设和养成系的陪伴互动,受到了百万粉丝的关注和喜爱

受绊爱影响,2017年后一批同类型的Vtuber陆续诞生,由于当时正处于行业的早期阶段,这些人气颇高的先行者被称为“四大天王”。

Vtuber四大天王,从左到右分别是电脑少女小白、辉夜月、绊爱、未来明、nekomasu(狐娘大叔),图源“BB姬”

那么作为虚拟主播界的鼻祖,绊爱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呢?

公告视频中,关于休眠的原因,绊爱说“我已经不再特殊了”,让许多老粉瞬间“破防”

“你永远都是最特殊的那个”“可是你开创了一个时代啊”这样的声音不断地出现在弹幕上,你仿佛能够听到粉丝们排山倒海般的呐喊,他们泣不成声,又不得不挥手告别。

用圈内人的话说,就是“时代的开创者被她开创的时代给挤走了”,不免让人唏嘘慨叹。

表面上来看,五年里新人辈出,绊爱可能因为特色不够突出而人气下滑。但不少粉丝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运营,是团队的运营危机导致绊爱错过了发展黄金期。

2019年,绊爱的运营公司Activ8突然推出3个新的绊爱分身,分别由不同中之人扮演,并有意无意地打压初代中之人。

上面提到中之人是虚拟形象的灵魂,粉丝喜欢的是两者相配的声音、人设和互动方式,所以一旦中之人离开或换新人,Vtuber就得“毕业”(即不再使用这一形象账号活动)。

绊爱分身企划自然遭到粉丝强烈抗议,短短几天掉粉数万,将近一年的风波对绊爱造成了重创。

同时,虚拟主播行业整体规模扩张,随着新生力量的涌入,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绊爱便难以挽回顶流的位置,粉丝活跃度大不如前,最终变得“不再特殊了”。

二、从视频到直播,虚拟主播也内卷

如今虚拟主播百花齐放,绊爱早已不是年轻用户关注的第一个Vtuber了。

V圈粉丝惠惠是95后男生,他最初关注的是日本Hololive旗下主播,“2019年那时候只要日V开播,人气最高的一定是日V”。Hololive、彩虹社(ANYCOLOR)这类成熟的Vtuber运营公司与B站合作,迅速抢占国内市场,霸占了头部流量。

虚拟艺人团体VirtuaReal旗下艺人,图源“虚拟艺人团体VirtuaReal”微博

目前B站百大UP主“泠鸢yousa”、“琉绮Ruki”、“七海Nana7mi”、“菜菜子Nanako”,都诞生于B站与彩虹社的“VirtuaReal”虚拟艺人项目。

可以看到,一方面,平台在大力支持孵化和运营中国本土的虚拟主播,去年B站专门开设了虚拟直播分区。

另一方面,去年Hololive旗下日V因涉及辱华遭遇封禁,加上后续运营方的冷处理和不当言论,最终导致Hololive彻底退出中国市场。

因此,国内虚拟主播行业现已从日V当道,转变为国V崛起,B站也成为了本土虚拟主播的大本营。

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在今年6月提到,过去一年,共有超过3.2万名虚拟主播在B站开播,同比增长40%,每月开播的虚拟主播在4000名左右。虚拟主播已经成为B站直播增长最快的品类。

在内容类型上,还有一个明显的变化,传统Vtuber以视频为主的模式,普遍被直播所取代了,业内认为“视频势”没落了,现在“直播势”才是主流

像绊爱那样精心制作的视频内容固然能吸粉,但直播的成本更低、互动感强、变现快,各大虚拟主播都转向做直播了。

“雪风军团”已经在虚拟主播圈摸爬滚打了3年时间,其隶属于上海电视台SMT旗下的子午映画工作室,旗下有6位粉丝量在3万-60万之间的虚拟主播。雪风军团的运营阿喵告诉我们,现在大环境不太适合只做虚拟类视频投稿,他们会选择以“直播切片+内容输出”的方式打造虚拟主播。

惠惠业余会帮主播剪辑视频,他说直播录播是最主要的视频素材,浓缩直播亮点的视频切片能让路人在最短时间内了解主播,进而引至直播间观看。直播势的优势在于互动交流,离观众距离近,而且直播一场的收益远超于一期视频。

虚拟主播在直播中聊天、唱歌、跳舞、玩游戏,这些都属于常规操作,但要出名,还得整活,整点别出心裁的好活。

“伊万_iiivan”整活名场面

“伊万_iiivan”就是一个例子。她是“雪风军团”旗下目前最受欢迎的主播,日常直播花活不断,一会儿劝卖黄片的大哥从良,一会儿变身猛男送福利。

从今年2月开始,她的视频接连拿下100万播放、200万播放的大旗。在评论区,不少人因伊万说话的语气与英雄联盟解说UP主周淑怡非常类似,而把她称为“虚拟周姐”。

形象、人设、内容、技术……虚拟主播似乎在各方面都开始“内卷”起来,其中,由专业团队打造的“企业势”与个人独立运营的“个人势”,正在拉开差距。

个人势虚拟主播为了节省成本,往往会选择便宜的Live2D,而非3D模型,直播时使用的面部捕捉软件多是免费的。

免费面捕软件界面

而企业势的制作成本不断攀高,有的企业甚至采用了更接近于真人偶像的培养体系,由中之人演绎的新一代虚拟偶像,成了虚拟主播中格外吸金的一种类型。

顶流虚拟偶像组合A-SOUL就带着资本入场,五位少女由字节跳动负责开发,乐华娱乐负责运营。据媒体报道,A-SOUL的日常直播使用了电影《阿凡达》同类型光学动捕棚,一个摄像头价格数十万,一个棚根据精度需求可能有数十个这样的摄像头。

除了直播技术领先,企业势还会推出原创歌曲、全3D舞台表演、与品牌联动等活动,产业链上下游逐渐发展成型。

在惠惠看来,企业势虽然劲头强势,但是“偶像很遥远,主播很近”,他更喜欢互动性较强的个人势。比如“雪狐桑”,没有专业团队运营,只有像他这样的忠实粉丝“为爱发电”,目前在B站也积累了20多万粉丝。

三、行业收入中位数5-10万,现在是做虚拟主播的好时机吗?

虚拟主播的入局者远比几年前多。他们气势汹汹地杀入这个行业,不断地带来一个比一个更精良的作品,让曾经的老玩家开始有了压迫感。

小象大鹅文化在今年的二三月份做起了虚拟主播业务,该司的虚拟主播运营草莓说:“现在优秀的中之人和优秀的企业真的太多了。

比如说一开始在2019、2020年,我觉得唱歌特别好的,到今年可能就觉得他唱歌没有那么好了,因为比他更优秀的人出现了,有大量优秀的人才,以及曾经不在虚拟主播圈的公司现在来运作虚拟主播了。”

这些草莓口中优秀的主播和企业,能够创作出高质量的2D或3D模型、原创歌曲,视频剪辑也往往能维持在较高水准。

而早期很多入行的主播都只是凭着对二次元的热爱,在实力、资金财力上可能无法与专业人士抗衡。

虚拟主播圈遭人指摘的另一点,就是市场定价混乱。

比如通常用来展示虚拟主播人物形象的立绘,市场的最低价约为1000-2000元,但高价却是“上不封顶”,可能会达到五位数甚至六位数。

B站UP主“AkiZero1510”所展示的立绘绘制过程

圈内一片混沌的情况下,虚拟主播还值得做吗?

先来看行业大盘局势,现在不仅仅是被称为二次元社区的B站在做虚拟主播,从抖音、B站、传统电视台等平台都走出了不计其数的虚拟主播账号。

在抖音(左)和快手(右)搜索“虚拟主播”

2018年,央视的虚拟主持人“康晓辉”亮相荧幕后,大众至少对“虚拟主播”“虚拟主持人”这样的词不陌生了。

康晓辉也并不是一个提前制作的动画,而是能够通过后台工作人员实施操控。

图源:新京报传媒研究

2个月前,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公布了《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十四五”科技发展规划》,文件中明确指出将推动虚拟主播、动画手语广泛应用于新闻播报、天气预报、综艺科教等节目生产,提高制播效率和智能化水平。

从数据上来看,据百观科技文章,B站虚拟主播的人数自2020年3月开始显著增长,打赏收入同比增长183%。

和真人主播一样,直播打赏是虚拟主播的一大收入来源。

在B站直播区,粉丝可以通过付费成为虚拟主播的“舰长”“提督”或“总督”,从而获得“个性装扮套装”“专属道具”等特权,其价格在每月138-19998元之间。

对于大多数主播来说,达成“百舰”“千舰”“万舰”是三个不同的门槛,这分别代表一百名、一千名、一万名粉丝付费成为TA的舰长。B站“航海名人堂”显示,目前站内已有549名虚拟主播都达成了“百舰”。

UP主“零星落尘”每月都会在B站投稿“虚拟主播直播营收排行榜”及“虚拟主播舰长数量排行榜”,他介绍自己为“一名信息系的学生”,发布过Python、词频、数据可视化方面的内容。

在“零星落尘”最新一期更新的主播营收排行榜视频中,排名第一的虚拟主播“珈乐Carol”能够做到月收入223万,第二名的“花花Haya”月收入67万,榜单上最后一位——排名第30名的“夏川玥玥Official”也能够月入16万元。

草莓表示,这一行业的收入中位数在5-10万之间,但十分明显的现象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很多个人主播辛苦耕耘,颗粒未收,甚至都撑不过半年。据媒体报道,截至2021年8月18日,B站相对有关注度的3472个虚拟主播中,有1827人当月营收为0元。

“因为这些个人主播都有一个问题,他们是爱好来做直播的,而不是把它当作一个工作。大部分的虚拟主播他们都是没有任何运营上的帮助的,这种情况下能够坚持半年也不容易。圈内就是如果你一个月没有直播了,下个月可能就比较危险了,这是一个变化非常快的行业。”她说道。

阿喵表示,运营团队会帮助有潜力的个人逐步成长:“我们比较在乎对主播们负责这一点,所以在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不会去大批量地招募,现有的几位都是从零开始培养的,对我们来说都像是亲生女儿一样的存在。”

他们会让中之人挑选喜欢的画师去绘画二次元形象,在画师创作2D人像的同时,工作室也在制作人物的3D模型。一个账号的初始建立成本在10万以上,除此之外,还需要为主播配备经纪人和负责产出视频内容的伙伴。

虚拟主播的收入主要来自于直播打赏,其次是商单合作,一个账号的月收入在十万左右。

对比真人主播,虚拟主播的优势在于高辨识度以及更长的生命周期。

虚拟主播往往能有比真人更丰富、精彩的背景故事,主播“i御十二”的角色设定就是一位来自3000多年前殷商时期狐族御家的大小姐,原型是一只白紫色的九尾天狐,但因某些变故家族覆灭,被北太帝君拯救,成为了一名转送亡灵的渡灵师。她在每个时空世界都会有不同的身份和造型,给粉丝们留下遐想空间的同时,也为角色创作预留了许多腾挪的余地。

虚拟主播“i御十二”

另一方面,由于虚拟主播的年龄设定、人物形象是固定不变的,并不会经历像真人主播一样的“中年危机”,同时画像式的人物形象十分利于二次创作、扩大传播,不论是截图制成表情包,还是直接进行模仿绘画创作,哪怕主播退出了这个圈子,他的二创作品还是会持续流传在圈内。

虚拟主播“浙小爱”和绊爱的微信表情包

哪怕翻车,虚拟主播也少有像王力宏一样引来大规模品牌解约的事件发生。

不过,账号涨粉也是一门和运气挂钩的玄学。

比如没有一根标尺能够衡量从零开始做,到形成固定的粉丝群到底需要多久。主播可能在短期内会因为一个简单的梗、一个好看的皮相就火出圈,但也有些主播需要花上一年、两年、三年的时间才会被人看到。

虚拟主播“梦音茶糯”在直播间持续喊话数次都无人理后,尝试学狗叫引起他人注意(其实是B站崩了)。

草莓为想做虚拟主播账号的玩家给出了建议:“首先他要有一个自己的定位,要知道自己最擅长什么,然后就要一直往那个方向去做,而且从始如一,不要做到一半突然换方向。虚拟形象也要贴合这个方向,比如说他想做一个电竞主播,那他肯定是一个很电竞的形象。然后是要有一个自己的梗,就是说我在虚拟主播区聊到什么,我就会想到他。”

2021年,一些日本虚拟主播逐步退出中国市场,现在市场内有大量优秀的从业者,但市场饱和度并不算高。

我们能够零星地听到一些有关虚拟偶像的传闻,但许多大众并不清楚“虚拟偶像”“虚拟主播”“虚拟人”“数字人”的区别,虚拟主播市场也亟待更新。

在即将到来的2022年,我们是否能见到新资本入场?也许应该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作者:卷毛 DX,编辑:松露;微信公众号:新榜(ID:newrankcn)

本文来源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新榜,作者@卷毛 DX,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Pexels,基于 CC0 协议。

相关资讯

虚拟主播直播2.5小时收入百万元?虚拟主播真能赚大钱?

#虚拟主播直播1小时营收破百万#最近一段时间如果要问什么东西最火的话?在人工智能市场的虚拟主播无疑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各家互联网大厂都纷纷推出了自己的虚拟主播引发了大量网友的围观,甚至于最近的一场虚拟主播直播实现了百万收入,很多人都在问这虚拟

虚拟数字人怎么制作?如何打造专属虚拟偶像和虚拟主播?

从虚拟人鼻祖初音未来,到中国本土虚拟歌手洛天依,再到横空出世的中国首个超写实数字人AYAYI,虚拟人定制市场正呈现爆发式增长,逐渐由二次元小众文化走向大众化、商业化、细分化,成为科技产业与品牌营销的新风口,在大厂纷纷入局的后疫情时代,虚拟人

虚拟偶像、虚拟歌姬、虚拟主播到底谁更火?他们有啥区别?

当社长最近意识到虚拟主播比虚拟歌姬更火的时候,是我旁边的程序员同事把用了三年初音未来壁纸换成了神乐七奈的时候!(阿夜:狗妈!好耶)讲道理,社长可能是真的老了,无法理解为什么初音未来居然已经是过去式了(阿夜:既见未来,为何不拜)现在的V家厨大

观点|虚拟主播会取代真实主播吗?

随着元宇宙概念全球升温,虚拟人产业越来越红火,国内外的科技巨头几乎都已进入这一赛道。广电行业也非常重视元宇宙产业,争相入局。在元宇宙应用场景中,虚拟人、虚拟主播无疑是广电的最爱。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2年中国虚拟人行业发展研究报告》,2

直播赛道的尽头是什么,虚拟主播如何与真人主播抢饭碗?

2022年的直播市场,虚拟主播开始走到了直播舞台中央。作者 丨 流 霜编辑 丨 柳不恭“嗷呜呜呜,嗷呜呜呜……”,持续48秒的小狗叫,内容简单到过分。这是来自海外的虚拟主播Shoto,在B站发布的第一条视频内容。Shoto的“处女秀”达成了

又虚拟人爆火!直播一小时打赏过百万,虚拟主播成品牌营销密码?

近日,虚拟主播Vox入驻B站。看似只是小水花,却激起层层大浪。其首日直播营收就破百万,荣登B站实时热门第一。这令许多旁观者不解:都不是真人形象主播,一个“虚拟人”有这么大魅力吗?在其直播间中,不仅刷礼物速度快,弹幕也是整整齐齐,如大军来袭。

虚拟主播来啦!华为云将携手顶端新闻打造顶端虚拟数字人

顶端新闻·河南商报首席记者 孙科 记者 郝瑞铃 白刘阳 王丹/文6月16日,“我为河南发声”2022首届顶端发声者大会正式启幕。大会现场热闹非凡,参会嘉宾或在打卡墙拍照留念,过足成为“焦点”的瘾;或驻足胡锡进、杨德龙等大咖的展位,静静阅读大

又一名虚拟主播塌房!“完美”的虚拟人才应该被推崇吗?

10月7日,正当人们都在欢庆最后一天的假期时,一条长达一个小时的视频引发了VUP(虚拟主播)圈的热议。该视频由虚拟主播冰糖的小号发布,标题是“我与人渣的三年”,主要内容为控诉虚拟主播张京华和冰糖的恋爱期间的一切渣男作为,包括立单身人设骗粉丝

虚拟主播谎称被拐,B站辟谣封号!虚拟偶像不塌房神话再破灭

近日,B站虚拟主播“柏凛 Porin”发布一则名为《关于我消失了半年其实是被拐卖了这件事》的视频。该主播在视频中表示,自己停更半年是因为被拐走卖给一名中年妇女,并遭受了虐待,所幸后来被警方解救。此视频一经发布便引起了观众的热议,观看量超过7

中国虚拟人市场趋势分析:虚拟主播缺口高达900万

随着政府企业及互联网大厂积极布局元宇宙赛道,元宇宙概念将为虚拟人和虚拟场景提供商业化契机。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虚拟人带动产业市场规模和核心市场规模,分别为1074.9亿元和62.2亿元,预计2025年分别达到6402.7亿元和4

B站“押宝”加码虚拟形象领域,虚拟主播在真人面前眼下还是有点尴尬

近日,上海迁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迁誉网络)发生工商变更。成都峰睿天投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等三家合伙企业退出股东行列,新增B站关联公司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为股东并全资持股;同时,法定代表人由汤家骏变更为郑彬炜。值得注意的是,就在

观冬奥·向未来丨AI手语虚拟主播现身分析师:冬奥会是大众了解虚拟数字人价值的契机

每经记者:可杨 每经编辑:张海妮2月4日晚间,北京2022年冬奥会开幕式在国家体育场“鸟巢”举行。本届冬奥会期间,虚拟数字人成为重要技术之一,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新增了央视新闻AI手语虚拟主播,报道冬奥会新闻、准确及时地进行赛事手语直播。据悉,

虚拟人现身直播间快手官方电商虚拟主播获百万老铁观看

双11当天上午11点整,快手小店带来连麦专场直播活动。据悉,该活动由快手小店发起,致力于为老铁送双11福利。然而,不同于此前的直播活动,本次直播中,快手小店迎来了一位特别的新人,实习主播“关小芳”。“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伴着

直播行业不景气,虚假繁荣的虚拟主播,泡沫会被戳破吗?

虚拟主播圈子俗称v圈,v圈在二次元圈子里风头正盛,无论是线上二创还是线下的漫展,v圈人都贡献了不少热度。但v圈如此“繁荣”的背后,是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虚拟主播会崩盘吗?因为人流量比虚拟主播更多的,资金流比虚拟主播更足的直播圈子,正在面临萎

行业收入中位数5-10万,现在是做虚拟主播的好时机吗?

“她的离去代表着一个时代的尾声。”2021年12月4日晚,绊爱(Kizuna AI)在五周年直播中宣布,将于2022年2月26日举办最后一场个人演唱会,之后无限期停止活动。公告一出,“Vtuber圈”(以下简称V圈)一片哗然。Vtuber多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昆仑山游玩攻略黄果树瀑布旅游网欧米奇西点学习网便利店加盟网四川峨眉山资讯网黄明昊歌迷网今日潍坊株洲新闻头条网理财投资网海螺沟旅行攻略洛阳新闻资讯网勒布朗·詹姆斯球迷网数字人直播资讯网外国洋酒品牌网钦州坭兴陶官网
虚拟数字人官网-抖音直播间虚拟背景图软件、免费的虚拟主播软件、ai虚拟主播软件、虚拟直播间软件、搭建虚拟直播间软件、百变虚拟直播间软件、抖音虚拟直播间APP、3D虚拟数字人、虚拟数字人直播带货、元宇宙虚拟数字人app、虚拟人免费制作软件、Ai数字人创作平台。
虚拟数字人官网 mrdn.cn ©2022-2028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