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3小时吸金170万!虚拟主播凭什么?

2023-02-05 19:33:11 73

摘要:2021年以来虚拟主播越来越火,许多主播一夜爆红,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之夜,甚至连蔡明老师、理塘丁真也和虚拟主播扯上了关系。7月16日,某虚拟主播的直播中,三个小时收入就超过170万,日薪208万的爽子看了都要直呼内行。那么虚拟主播到底是...


2021年以来虚拟主播越来越火,许多主播一夜爆红,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之夜,甚至连蔡明老师、理塘丁真也和虚拟主播扯上了关系。


7月16日,某虚拟主播的直播中,三个小时收入就超过170万,日薪208万的爽子看了都要直呼内行。


那么虚拟主播到底是什么?国内的虚拟主播行业,为什么会被日本垄断?

视频请看下面链接:

3小时吸金170万!虚拟主播凭什么?


一、乔碧萝毁掉虚拟主播?


简单来说,虚拟主播就是由真人配音,使用卡通形象而不是真人来进行直播的主播。这样看起来仿佛是虚拟形象在和你讲话,为虚拟形象配音的人被称为中之人。


比如上过27次春晚的蔡明老师也有虚拟主播的身份,她的虚拟形象就是这个可爱的动漫人物“菜菜子”,而蔡明老师则是为“菜菜子”配音的中之人。



当然了,像乔碧萝这样只在脸上贴一张动漫图片,可算不上虚拟主播,虚拟主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虚拟形象可以动起来。



中之人可以利用技术手段,捕捉自己的动作和脸部表情,并由虚拟形象给出反馈,使得虚拟形象和中之人的动作保持一致,虚拟形象就动起来了。


虽然乔碧萝不是虚拟主播,但是她对国内虚拟主播产业的影响颇深。对虚拟主播不了解的人总是把乔碧萝和虚拟主播混为一谈,形成负面的第一印象。即使是有能力的虚拟主播,也常常被质疑“如果长得好看为什么不露脸直播,不会是长得像乔碧萝一样吧”,类似的情况打击了很多观众的热情。


二、日本主播垄断中国!


虚拟主播最早的原型是像初音未来、洛天依这样的虚拟歌姬或者虚拟偶像。通过电子合成音来发布歌曲,只有虚拟形象没有固定的中之人。


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虚拟主播是来自日本的绊爱,绊爱2016年在YouTube创设频道,目前粉丝数接近300万,极大提高了虚拟主播的知名度。


绊爱的爆火推动了日本虚拟主播行业的快速发展,而国内虚拟主播产业发展则比较滞后,2018年开始,才有大量来自日本的虚拟主播入驻中国。


这些虚拟主播大多为YouTube上的日本虚拟主播,由于语言的隔阂,虚拟主播的观众主要为能听懂部分日语的二次元群体。而中国的虚拟主播发展反而一直不如有语言障碍的日本主播,国内虚拟主播产业长期被日本虚拟主播所垄断。


这种以日本虚拟主播为主的畸形、扭曲局面,进一步制约了虚拟主播产业的壮大发展。因为在中国听得懂日语的人比较少,且高度集中在二次元圈子内。二次元圈子外的大众几乎可以说是完全听不懂日语,那么他们又怎么会去看一个日本人直播呢?


这也就导致虚拟主播一直以来和二次元相性好,但是想要发展壮大非常困难。


2020年新冠疫情的爆发,深刻地改变了中国,虚拟主播产业也不例外。


疫情的爆发使得观看直播的人数快速上升,虚拟主播产业也顺势崛起。从2020年1月开始,短短4个月内,虚拟主播营收迅速增长67%。



疫情最严重的那段时间,社交活动减少、就业压力增大,许多人被困在房间内,滋生了很多负面情绪。


而虚拟主播完美地契合了这样的社会氛围,由虚拟主播构建起的直播间就像桃花源一样,将现实世界的烦恼暂时隔绝在虚拟世界之外。


虚拟主播以虚拟连接现实,如同互联网时代的乌托邦一般,成为了许多年轻人疏解负面情绪的幻想乡。在现实世界中挣扎的人,能够从虚拟世界里获得慰藉。


三、看国V,扬国威!


“看国V,扬国威”是虚拟主播观众们常说的一句玩笑话,看国V,也就是指要看国产虚拟主播,它用来调侃长期以来,国产虚拟主播发展不如有语言障碍的日本虚拟主播。


而这个持续多年的扭曲现象如今已经发生了改变,目前国内最火的虚拟主播已经不再是日本的虚拟主播,而是中国的主播。


当今国内最火的虚拟主播团体是A-SOUL,它是一个中国的虚拟主播团队。如果说疫情只是让虚拟主播产业规模外部扩张,那么A-SOUL还带来了虚拟主播产业内部的结构变化,打破了日本虚拟主播垄断国内市场的格局。


不同于之前虚拟主播简单套个皮就能直播的粗放发展模式,A-SOUL用精品IP运营的手法,以优质的直播内容来吸引粉丝。


每场直播都有大量的幕后工具人进行直播剧本的编排、直播画面的运镜和特效处理、直播后的数据分析及复盘,来保证直播的高质量。


另外A-SOUL还用高薪聘请配音的中之人,使用昂贵的3D模型进行直播。


根据动作捕捉区域的不同,虚拟主播的形象可以划分成只进行脸部捕捉的2D形象和进行全身捕捉的3D形象。


使用3D形象进行直播往往需要购买昂贵的全身捕捉设备,并在专门的动捕房内进行。而2D形象的虚拟主播用一台电脑就能完成直播,但是因为只有上半身可以动,经常被调侃“你是坐在轮椅上直播吗?”



依靠先进技术和资本大手的推波助澜,A-SOUL不仅打破了国内虚拟主播产业被日本垄断的格局,还吸引了众多之前完全不看虚拟主播的观众,真正意义上突破了二次元这个小圈子,推动了虚拟主播产业的扩张。


从过去一年虚拟主播互动人数变化来看,A-SOUL的出道是一个明显的增长拐点。



A-SOUL的崛起带动虚拟主播走向主流,刺激了国内许多泛二次元的真人主播向虚拟主播转变,形成了明显的头部推动效应。


许多动画区、音乐区、游戏区的创作者纷纷有了自己的虚拟形象,这些圈子本身与二次元联系紧密,观众也并不排斥主播以虚拟形象来进行直播,新奇的虚拟形象反而拉近了主播和观众的距离。


2020年国内虚拟直播产业的直播打赏规模在5亿左右,可能有的朋友会觉得这个规模太小了,“怎么才5亿,我还以为是50亿呢”,但是2020年虚拟主播受众还只集中在二次元领域,头部主播大多是日本主播,受众圈子比较小,虚拟主播相比真人主播观众粘性高,付费率高的优势并未得到体现。


2020年某海鲜台的财报显示,真人主播观众付费率不到5%,同时期虚拟主播的付费率却超过了15%。


随着A-SOUL崛起带来的虚拟主播去日本化风潮,越来越多的国产虚拟主播开始登上舞台,虚拟主播的受众群体也在不断增加,行业正处于高速增长期。


国产虚拟主播的崛起,体现了中国在二次元领域的话语权正越来越大,这也是当今中国在世界范围内影响力提升的一个缩影。


早期的虚拟主播龙头都是日本樱花妹,但是国产虚拟主播凭借精致的虚拟形象,高水平的中之人对日本虚拟主播实现降维打击,成功夺回了国内市场。


为什么说要“看国V、扬国威”,因为国产虚拟主播一直在进步,中国在崛起,身为中国人的我们要自信!


参考文献:

1.2021中国虚拟偶像行业发展及网民调查研究报告,艾媒咨询

2.国内虚拟主播产业链发展现状及趋势研究,高勇等

3.网络主播与传统主播的差异,张树楠

4.从“符号”到“世界”: 二次元文化的审美路径,张路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